快捷搜索:

发率的振动要知道即便是坚硬的钢铁面对高频率

 身上,高岳也唯有道一声“可惜”罢了。武道的真谛,倘若连移动和飞纵之间都要依靠外物,虽然不离“道”字,却偏离出去,也不过小道尔,更违背“武”字的本义。
 
    所谓“万道,不离其宗”,百家归宗,如当年的诸子,无外乎只是“近道”的程度。而墨家子弟,向来崇守,极少出世,故而当今流传下来的“墨子《守城》二十一篇”,虽然高明,寓意深远,但离“道”字还差得远了,本义的东西或许有载,却没有真正流传出来。
 
    《韩非子外储说左上》记载:“墨子为木,三年而成,蜚一日而败。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,成而飞之,三日不下。”也就是说,墨子虽有匠心,也并非完人,至少公输子鲁班在这一方面尤胜一筹。
 
    只不过墨子和公输子,渊源流长,若说墨家至少还流传下来一些皮毛,那么公输子却连皮毛的东西都没有流传下来,只是让后人徒然喟叹而已。
 
    不过,以高岳的眼力看来,站在诸子的高度,万道不离其宗,让他拿一块三寸之木像墨子一样,在顷刻间削成可载300公斤重的轴承,他是万万做不到,他虽然是门外汉,但大致原理却也能够管中窥豹,知晓一二。
 
    只一抓,他已然知晓,胡惟庸的靴子,所用的材料,绝不是地球上任何一种矿物。其坚硬程度,超越了钨钢。要知道,钨钢号称“工业的牙齿”,但一双靴子能有多厚?高岳一爪“擒龙大力手”下去,居然只是多了十个手指洞,并没有变形。
 
    这样的技艺,也只有达到“法宝”或者“法器”级别,才能做到这一步,凡夫神兵利器,在高岳爪下,和抓碎木头竹片般容易。
 
    此时高岳背对胡惟庸,没有进一步行动。这绝非他不屑将这个老家伙格杀当场,而是这时候,虚空中的“乌云”已经降临下来,距离高岳差不多十丈高度,居高临下,俯视下方,一览全局。
 
 第九章 三大超然高手
 
    这朵乌云无疑也是一件法宝,漆黑浓雾缭绕,像一团黑火翻腾燃烧不休,不但掩盖了本体,也将乌云里的人都尽数掩去行踪。
 
    这居然是一张兽皮毯,高岳运用“天眼”,自然扫去障碍,得见实物。
 
    兽皮毯做工并不精细,只是粗略在八角布上一个简单的阵法,掌控之人居中而立,自成阵眼,意念一动,使其能够收发自如,如臂指使。
 
    看到这块兽皮,连高岳的眼皮也忍不住跳了跳,脱口说道:“这是……虚空兽的皮。”
 
    “小友好眼力!”此时,“乌云”已尽数散去,兽皮毯上一位老者居中而立,仙风道骨,白衣飘然,他抚着长髯,笑呵呵道:“二十年前,老夫广邀同道探查古昆仑入口,不慎踏入星空,降临荧惑,正巧一头小畜生自不量力,自然被我等斩杀。传闻果然不错,虚空兽全身都是宝贝,皮毛,骨头,牙齿,爪子,均是炼器材料的上上之选。其血肉虽然粗了些,却也比的上十颗‘六转还丹’的功效,各位同道食之,功力大增,可谓祸福并存,如若不然,只怕我等只能老死在荧惑了。”
 
    高岳对“六转还丹”的名头自然有所耳闻,乃是丹途古籍中记载的一种圣丹,据说只有圣贤才能炼成。凡人吃一枚,顿成武林绝顶高手,没有后遗症,身体素质足以堪比化境宗师,比西方国度秘密研制的基因药剂不知道强多少。
 
    至于这长髯老者所说的一番遭遇,高岳却没有丝毫兴趣,他冷冷说道:“足下姓什么?”
 
    对于高岳的无礼,长髯老者丝毫不以为意,老老实实答道:“姓姬,我名姬翟。”
 
    高岳道:“原来是公输子一脉。”
 
    长髯老者姬翟只是笑呵呵,算是作答了。
 
    高岳的声音更冷了几分,道:“足下的名字我并没有听过,不过公输子既有姓氏为姬,墨子既有名为翟,足下取两家首尾而用之,就算不是两家后人,想必也是自视甚高之辈,所以抢姓盗名堂而用之。沾沾自喜,恬不知耻,更可笑的居然还被所谓的同道所认可,招摇过市,不知道的人恐怕当真以为足下便是名家子弟,此等作为,实在下作,恶劣至极!”
 
    高岳丝毫不理会长髯姬翟的脸色已变了,不过姬翟的涵养功夫可比高岳高明许多,所以还是沉得住气,没有立刻发作。
 
    高岳继续说道:“我本以为墨家没有断了传承,这一代想必出了位绝顶宗师,可以毫不吝啬,将法宝都能当大白菜送人,可惜明珠蒙尘了,胡惟庸即便全身法宝武装到了牙齿,也非我一脚之敌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声落,胡惟庸老脸一红,跳将起来,龇牙咧嘴,大骂道:“小辈,可敢一战!”
 
    高岳冷笑一声,任胡惟庸在背后指手画脚,偏偏又不敢当真上来一战,宛如跳梁小丑一般。
 
    高岳遥指姬翟,继续冷嘲道:“刚才听了足下一番言论,才知道你虽自命不凡,却沾染了当今凡夫的通病,我辈痛哉之事,莫过于知错者却不自醒。你这等目光短浅的人,为虚妄之事,自毁前程。你可知道,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,犯下了滔天大错,实在当诛!”
 
    高岳说话的时候,刚开始的声音如一阵冰风吹过,空气中居然有刮雪的声音,但他摆明是做出了和人理论一番的姿态,所以姬翟全然不顾,就当别人胡乱放屁,只道最后还得手底下见真章,故而任高岳“嚼舌根”,最初的那丝愠怒之意反而压了下去。
 
    但到了最后几个字,高岳暗运佛门“狮子吼”,“实在当诛”四个字宛如一声惊天霹雳,气浪翻滚,空气跌荡如虎鲨扑食!
 
    “吽!”一声惊天霹雳过后,高岳全身气势更上一层,发出佛门真言。这声“吽”,声音并不炸响,但如一只拳头一般,从气浪中破空飞出,四周立时扩散出一种庄严和肃穆,宛如佛陀的慈悲。有时候,降妖伏魔,以杀伐终止杀伐,也是一种慈悲,这种慈悲,意境深邃,更加合乎大道,威力倍增。
 
    高岳骤然发难,果然凑效。
 
    站在虚空兽皮上的长髯姬翟勃然大怒,因为高岳一声真言发出后,虽然击在兽皮上,但却没有寸伤。可以说虚空兽皮就像是空气一样,气浪形成的拳头,直接轰击到姬翟的脚底板。姬翟的卖相着实不错,仙风道骨,但真实本领相比胡惟庸来说,居然还要逊了一筹,直接被轰了个倒栽葱,从空中掉了下去。
 
    高岳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,身随声动,早已腾空挪移而至。五指一张,眼看就要将虚空兽皮摄在掌中,但随即他的手掌却宛如触电一般,一发即收。只在毫厘间,一截枪尖洞穿兽皮,刚好刺在高岳掌心,若非高岳提前收手,就算他的手掌已练到金刚不坏的地步,也非要被刺伤不可。毕竟血肉之躯终归是血肉之躯,高岳能抓碎神兵利器,不代表他的手掌不动,可任由神兵利器狂砍猛割而不坏。
 
    要说这虚空兽皮的确神奇,看似一张皮,其实却像是虚空的一份子,刀斧根本不能伤其形,寻常法器砍在上面,和砍空气没有区别。当年,幼年的虚空兽之所以被姬翟一伙人捕杀,却也是另有起因,加之姬翟等人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方才镇压,然后杀死。
 
    高岳单掌收回,虚引一圈,两手一搓,用的是“金蝉盘丝”的手法。一手缠绕枪尖,爬蛇上杆,一手捏拳,食中两指微曲,拇指待发,呈虎形羊角倒挂之势。
 
    枪尖还在下沉,枪杆却像弹棉花一般,发出“嗡嗡”之声,在这瞬间,产生了高频率的振动。要知道,即便是坚硬的钢铁,面对高频率振动的钻头,不说像块豆腐,和一块木板也差不多了,轻易就会被洞穿。换个比喻来说,一辆装甲车,在高频率振动的环境下,很快就会散架。佛祖步步生莲,雨水不能湿其身,踏淤泥而不染,也是对高频率振动的功夫达到了入微的程度,才能做到。
 
    很显然,这柄长枪的主人对武器的掌控度,已经登峰造极,即便高岳的“金蝉盘丝”再高明一倍,也无法再爬蛇上杆,只有撒手一途可取。
 
 第十章 遇到对手
 
    高岳果断撒手,但他的目的却已经达到了,“金蝉盘丝”并不是用来空手夺白刃的,而是用来提气。
 
    高岳毕竟还是个人,不是神话中的神仙。适才的出手,均是刚猛功夫,一气呵成,看似容易,其实要取得这样的成果,千难万难,即便是让高岳再来一次,他也不敢说吼了两嗓子就能将姬翟击落下来,其间自然有一部分归功于运气成份,但他这两嗓子,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吼得出来的。不要小看“狮子吼”这类功夫,看似和普通练家子的“声打”没什么区别,其实却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,稍有不慎,就会伤及肺腑,筋脉爆裂而死,可不是喊岔气了咳几声嗽那么简单。
 
    “狮子吼”其实是以气夺人的功夫,如何能做到以气夺人?显然不是靠嗓门大就能做到,而是将气化劲,将一口气化成一支“飞剑”,能够夺人首级,这是传说中的神通。高岳虽然没有这样的神通,但第二声“吽”字真言,却也和这样的传说如出一辙了。
 
    也就是说,当第二声“吽”发出时,高岳无论是精力还是体力,都明显下降了不少,这两声“声打”,足以堪比和人硬碰硬对十拳的耗损,最理想的方法就是马上停下来调息片刻,才能恢复巅峰。但高岳硬是连换气的时间都没有,腾空挪移,目的自然是想要乘势将这块虚空兽皮摄取到手。
 
    可惜虚空兽皮上的最后一个人,一直静默在姬翟身后,不发一言,此番交手,才知道这是一位大高手。
 
    幸好高岳并没有忽视他的存在,相反,他还一直暗中留意此人。此人像根标枪一般,若是换做别人,只怕已将他忽视,因为此人时时刻刻都处于一种境界中,天时地利人和,没有破绽,呼吸和心跳的频率,和四周融为一体,这是“天人合一”的境界。
 
    “天人合一”并非只有高岳他们这种超然级别的大高手所独有,不说化境的宗师,即便是一些拳击大赛中,也偶然会看见这样的杰出人物。在比斗前,无论是战绩还是真实水平,明明逊色对方,但交手中,却能化腐朽为神奇,一出手就能产生连击效果,一出场就反压制,直到将对方打败,甚至打死也偶有先例。这不是对方发挥失常,而是有的人临场时偶然进入“天人合一”,拳势借助周围场地和观众的势,将一拳的力道打出两拳的威力,连击的时候简直像开了挂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