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那都是李林拿下许昌的半个月以后了

再者便是先登营,长矛兵,破军营合并,新见营名为破杀营,有了先登营,长矛兵的加入,破军营可就不单单是为攻城拔寨而设计的,先登营都是精锐弩手,长矛兵乃是阻挡骑兵之利器,加上破军攻城之力,只要稍加配合,无论是平原野战,山底丛林,或是攻城破营,破杀营无望不破,无往不利,无人可挡,阵型排开,这便是大汉天下步兵阵营最强者,和三营之力,必将震惊天下。
 
    骁骑营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够从全军挑选精锐的骑兵,伯长一下随意挑,在重新组建,而其他各营也是一般,也要从全军挑选适合的人马,组建之后立即制定新的训练方法,李林这般的下功夫,就是为了让新组建的两个营在两个月之后,必须要见到成效,以应对日后更大的征战。
 
    李林不允许你质疑的命令,让众人愕然了,而且暂定新建拐子营统领为张南,破军营统领为郭淮,这都是暂时的,只要曹军覆灭,李林有所喘息的时间,各营还重归建制,组军训练,几名统领一听,均是面漏苦涩,以后,说不定就没有以后了呢?当兵吃粮,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伙计,那里还有日后了,这些统领们其实最担心的不是自己,而是营里的弟兄不乐意,但是李林也是没有办法之下的办法,而且李林还制定了一整套的刑罚制度,若是因为合并各营之后,在新营之中将士们起了冲突,别管你是新营的统领,还是老营的统领,统统受罚,身为将领,一定要给将士们做个表率!
 
    看着众人垂头丧气的从李林这里离开,李林心里可是最为不好受的,现对于那些个文官来说,自己更加怕自己军营里这些个兄弟心里不痛快…………
 
 第三十一章 联合江东
 
    “主公!孙权来信了!”许昌城内辽侯府上,一个谨慎十分谨慎的声音打破了平静,也让正在陪二女玩闹的李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 
    “去!找你娘去!”李林怕了拍孩子们的小脑袋,便起了身,方方已经在一旁端着书信等候片刻了。
 
    打开孙权送过来了书信,李林都不用看,就知道内容,孙权败了,堂堂江东六郡八十一州的主公,竟然摆在了一个陈登的手里,李林其实也纳闷,是有周瑜那个智力牛逼的人物辅佐吗?孙权怎么也败了,但是李林知道的是,自己给孙权送去书信多久了,他现在才个自己回,肯定是战败了,不让拿那个摇摆不定,有奶便是娘的二世祖,怎么会给自己来信呢?
 
    看着孙权给的书信,李林不削的笑了笑,将书信往方方的怀里一扔,方方紧忙接住,疑惑的看着李林,李林缓缓说道:“拿着书信,去给城里的几位大人传阅,要弄劝许昌的人都知道这书信的内容!”
 
    “诺!”方方拱手道,随即便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李林所料是不会差的,孙权果然败了,数九寒天,这河南前两天都已经下起了雪,但是在南方的江东,却还是一片的绿色,中国地大物博,一年四季南北的差距也是十分的明显,到了冬天,在北方的诸侯们无奈只能罢战,但是在南方却没有这个问题,到了冬天也不是很寒冷,照样大军能够作战,甚至是大规模的海战,想着赤壁之战不就是发生在秋末冬初嘛。
 
    李林这边因为冬天的到来修养生息,与曹军罢战,而孙权可没有,听闻曹操的死讯,那都是李林拿下许昌的半个月以后了,孙权听到的一推流言蜚语当然也是不信,再三确认才终于相信,曹操死了,死在了李林的手里。
 
    曹操死了,曹军必乱,孙权刚刚接手江东不久,年少的他,盯着巨大的压力和质疑的眼神顶替了自己兄长的位置,继承了父兄的基业,他十分需要有一场大胜来证明自己,江东本有山越为患,孙权想要击败山越来证明自己有能力继承父兄的基业,但是山越乃是山中野人,就算是孙权打败了有能证明什么,但是曹军可就不一样了,这可是从前的中原霸主,自己的兄长本就就要攻打曹操,可惜无功而返,又死于非命。
 
    当今曹操又死了,这不就是上天给
    孙权哪里愿意听周瑜的劝阻,加上周瑜在孙权心里的地位十分的微妙,功高震主定然遭到主公怀疑,可是执拗的周瑜哪里懂得这些道理,连续上书劝阻孙权,就算是孙权要出兵,也要等到周瑜在南方先抚平了山越回来,与孙权一同北上功曹,可是被忘了,孙权这个你那几,放在现代正是最为叛逆的时候,周瑜这么说,孙权就不这么做,立即下令,自己亲率五万江东军,以蒋钦周泰为左右先锋,张昭为参军,北上攻打广陵。
 
    不出周瑜所料,果然孙权中了陈登之计,还差一点连长江都没过来,这下可算是给孙权打脸了,周瑜得知以后,立即命吕蒙先监视着山越动向,自己带领黄盖,韩当,程普等老将,北上道曲阿迎接孙权,说是迎接,其实就是赶紧看看孙权有没有什么大碍而已。
 
    可是在孙权眼里,这可就不一样了,自己败了,你这么着急的赶过来,这不是来看自己消化的吗?毕竟孙权现在还是太小了,年轻气盛,当然还无法成为以后的东吴大帝,不过幸好周瑜等一批江东老将真心的侍奉孙家,不然孙权那里能够撑起这东吴六郡啊。
 
    周瑜见到了孙权,看到孙权气馁的样子,也不能说一顿吧,人家是主公,周瑜也只能开导为主,便对孙权道:“主公!广陵一战,虽然我军战败,但是损失不多,我东吴后方稳如泰山,依旧可以补充兵马,可是如今曹军已经混乱不堪,曹操一死,那曹丕只不过十几岁…………十三岁的孩童,怎么可能挽救这昂糜烂的局势,别看备忘李元杰已经罢兵,只要天气转暖,定然会对曹军大举进攻,到时候我军再北上攻取徐州,才回事半功倍,主公切莫操之过急!”刚说到曹丕十几岁,但是一想,孙权可也是十八岁而已,所以周瑜赶紧改口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